《幸運飛艇預測網》劉鼎:我黨隱蔽戰線的統戰功臣

  劉鼎是我國軍工事業的奠基者,擔任過八路軍總部軍工部部長、陜甘寧軍工局副局長等職務。20世紀30年代,他曾在上海特科工作。後奉命到西安直接負責東北軍和中共中央的電訊聯系工作。西安事變後成為中共代表團的“大管傢”,是在隱蔽戰線立下瞭功勛的統戰功臣。

  在上海中央特科

  劉鼎,本名闞尊民,1902年1月出生在四川南溪縣一個開明士紳的傢庭,6歲進入私塾接受啟蒙教育,後考入設在江安縣的省立第三中學。1920年,進入浙江高等工業學校學習。1923年8月,經好友介紹,在上海參加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4年春,他前往德國開始勤工儉學的留學生涯,在柏林經朱德、孫炳文介紹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26年8月,到蘇聯繼續深造。

  1929年冬,劉鼎按照黨組織的要求離開莫斯科回國。1930年初,劉鼎扮作鐘表修理工回到上海,向周恩來報到。此時他的名字為闞尊民,被分配到中央特科第二科(情報科)任副科長,開始瞭隱蔽戰線的戰鬥生涯。

  劉鼎到中央特科第二科工作後,和科長陳賡(此時化名王庸)商量,在霞飛路和嵩山路口租下一幢二層小樓開瞭一傢名為松柏齋的古玩店,作為秘密情報站,“紅色牧師”董健吾對外任經理,實際上由劉鼎負責。此間,劉鼎接到任務,撰寫一份西方列強和國民黨在上海的軍事、政治、經濟和社會綜合報告,為即將發動的武裝暴動作準備。劉鼎帶領幾個同志化裝成小攤販,在西方列強駐上海的營房門口附近查看入庫糧食情況,以判斷軍營的人數,還爬上營房樓頂繪制地圖。他們跑遍瞭上海的各個角落,搜集各種資料,獲得瞭西方列強在上海的駐軍、軍事要塞、交通地形、重要建築以及市政設施、監獄、碼頭、銀行、糧庫等方面的情況。他們還為獲取國民黨當局嚴格控制的非賣品——上海軍用地圖,跑瞭許多書店,終於在一傢外國書店裡發現瞭詳細的英文版上海地圖,當即買回來。

  經過幾個月的緊張工作,劉鼎把搜集到的資料匯編成《上海情況資料》,報送中央軍委,軍委參謀長劉伯承非常滿意。後來上海暴動雖沒有發動,但這套資料成為中央軍委掌握上海情況的寶貴資料。

  營救長江局書記關向應

  1931年4月,中央特科第三科(行動科)負責人顧順章叛變,引發一連串危機,在上海的中共領導人、中央機關和中央特科面臨著嚴重的威脅。顧順章被捕後,被押至國民政府武漢行營偵緝處,急於邀功的偵緝處頭子蔡孟堅向南京主管國民黨情報的中央調查科主任徐恩曾連發六封加急電報。幸運飛艇預測程式的是,這些加急電報全部被潛伏打入國民黨中央調查科的中共黨員錢壯飛接收到,他立即用早已掌握的密碼譯出電文。錢壯飛立即將特急情報通過李克農、陳賡報告中央。周恩來緊急召集會議商定應對措施,搶在陳立夫、徐恩曾動手前轉移瞭中央機關和中央領導人的住地,切斷瞭一切顧順章掌握的工作關系與線索,並改變瞭秘密工作方法、銷毀機密文件等。劉鼎冒著生命危險東奔西走,及時通知、安排有關機關與幹部迅速轉移、調離或隱蔽,使國民黨的突襲處處撲空,一無所獲。

  不幸的是,剛到上海工作不久的中共中央長江局書記、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關向應被公共租界英國巡捕房逮捕,被引渡給國民黨政府,關押到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部看守所。關向應化名李世珍,始終沒有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盡快營救關向應就成為中央特科的一項緊迫任務。關向應被捕時一同抄走的機密文件若被識別,便會直接暴露其真實身份,對營救工作十分不利。周恩來與陳賡研究後認為,必須搶在巡捕房弄清情況前把被抄去的機密文件盡快搞出來,避免出現重大失密。這是營救行動的重要一步。

  中央特科當即決定通過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駐上海特派員楊登瀛去英租界巡捕房打探情況。楊登瀛是陳賡掌握的一個重要情報關系,此時已由劉鼎接手。楊登瀛見到瞭探長蘭普遜,他正為這箱文件發愁,留下看不懂,交出去又舍不得,便請楊登瀛幫助鑒別文件的內容和性質。楊登瀛報告陳賡後,陳賡讓他立即告訴蘭普遜,說這批文件很重要,先不要交給國民黨警方,由他找專傢幫助鑒別文件。隨後,劉鼎裝扮成學者模樣,西裝革履,頭戴禮帽,手提公文包,以“專傢”身份去巡捕房“鑒別文件”。周恩來特地交代劉鼎要把所有復寫的文件拿回來,特別強調不要將關向應的真實姓名和身份告訴楊登瀛,以免其膽怯而影響營救。

  在楊登瀛與英國探長簡短交談時,劉鼎進入存放文件箱的房間,迅速檢查瞭全部文件,將其中最機密的文件藏在身上。他出來時,故意拿瞭幾分油印文件,對英國探長說:“大部分是學術資料,這幾份我帶回去看看。”探長隻檢查瞭這幾份文件,根本沒註意劉鼎身上的文件。劉鼎回來後立即將絕密文件交給中央,又托楊登瀛將那幾份油印文件退回去。經過這一系列“倒騰”,英國探長以為關向應不是什麼“要犯”,將其釋放瞭事。隨後,關向應被派到湘鄂西根據地工作。營救關向應出獄,可以說劉鼎立瞭一大功。

  掩護錢壯飛、李克農

  為應對顧順章叛變後的局面,中央特科組成瞭新的領導班子,由陳雲等負責。因劉鼎是原中央特科的骨幹成員,且尚未暴露,特科決定讓他繼續留下堅持工作,住在法租界臨近郊區的一所單幢房子裡。這裡頗為僻靜,是中共特科在上海的一處秘密機關,陳賡和潘漢年的工作交接就選在瞭這裡。陳賡和潘漢年按約定時間到達劉鼎住處。陳賡將他原來負責的二科系統保留下來的情報關系一一移交給潘漢年,其中大部分關系都是劉鼎所熟悉的,以上海為活動中心的少數人劃歸潘漢年直接領導,其餘則由劉鼎繼續聯系,對潘漢年負責。因錢壯飛、李克農需要完全隱蔽,劉鼎便負責與他們聯絡,關照他們的生活,一起交談各自的經歷和情報工作經驗,一起分析敵情動態、研究對策,最後由劉鼎去具體執行。

  國民黨特務不甘心抓不到錢壯飛,常到錢傢搜尋。劉鼎和錢壯飛決定變被動為主動,劉鼎找到錢壯飛的夫人張振華,讓她到南京主動找徐恩曾,說錢壯飛不回傢是被他們抓起來瞭,逼問他們錢壯飛犯瞭什麼罪,憑什麼抓人?徐恩曾確信張振華不知錢壯飛在哪裡,就不再到錢傢搜尋瞭。最後,為瞭安全起見,黨組織安排錢壯飛、李克農離開上海,安全轉移到中央蘇區。劉鼎則留在危機四伏的上海,繼續戰鬥。

  1931年10月10日,劉鼎在執行行動時不幸被捕。1932年秋出獄後,找到中共設在南京的地下交通機關,連夜趕到上海。在上海找到特科組織,匯報瞭自己被捕後的情況。由於身份已經暴露,無法繼續在上海工作,經黨組織批準和安排,於1933年春化名戴良,裝扮成商人模樣,由兩名交通員領路,前往中央蘇區。劉鼎一行人途經方志敏領導的閩浙贛蘇區時,因去往中央蘇區的線路被封鎖,經方志敏挽留和中央蘇區批準,劉鼎留在閩浙贛軍區任政治部組織部部長兼紅軍第五分校政委。

  1935年1月,北上抗日先遣隊軍事失利後,劉鼎率領一小隊民兵在浙江省弋陽縣仙霞嶺一帶活動,一次偷越封鎖線時遭遇攔截,隊伍被打散,劉鼎不幸被俘,被押解到國民黨南昌行營軍法處,後押送到九江俘虜營。同年秋,他從俘虜營成功逃出,返回上海。當時處境窘迫,多方找尋黨組織而未成。他通過舊相識引薦,化名周先生或周教授,暫居於國際友人路易·艾黎的住處,等待時機。

  因結識張學良到東北軍工作

  1935年12月,北平爆發一二·九學生愛國運動後,國民政府和上海租界到處搜捕革命者,風聲吃緊。路易·艾黎擔心傢裡來往客人多,劉鼎會引起註意,就將他送到宋慶齡在法租界住處。在此期間,劉鼎同宋慶齡有過幾次交談,涉及他留學和在上海工作的經歷和感受,給宋慶齡留下瞭深刻的印象。在她看來,劉鼎是個有學識且經過歷練的共產黨人,為後來推薦到張學良東北軍工作提供瞭重要契機。

  1936年3月初,國際友人史沫特萊女士受宋慶齡委托到路易·艾黎傢找劉鼎,告訴他有位朋友約其在法租界內一傢咖啡館見面,有要事商談。這位朋友不是別人,竟是董健吾。董健吾是受宋慶齡委托,來找劉鼎的。

  原來,1935年底,張學良到上海會見東北舊部杜重遠、李杜,表示願在西北與中國共產黨聯合抗日,托李杜幫忙尋找中共關系到西安會談。李杜找到董健吾,並將消息告訴宋慶齡。宋慶齡想起曾在她傢待過的“周先生”,認為他是到張學良處做“說客”的合適人選。

  董健吾見面後的一番勸說使劉鼎半信半疑,如此重大事情,怎麼不是由黨組織出面,而是通過個人關系聯系呢?他對董健吾說:“我現在最著急的是找到黨中央,希望能得到黨組織的指示。”董健吾說:“到瞭西安以後就可以有機會去陜北,我看張學良此次頗有誠意,這個機會不能錯過”,“這次,我去陜北就是張學良派飛機送到膚施(今延安),再派騎兵送到瓦窯堡的”。

  劉鼎沉思片刻後說道:“事關重大,容我考慮考慮。”回到寓所,劉鼎在仔細研究國際形勢、東北軍、紅軍在陜北的消息及張學良為人處世的特點後,決定接受邀請,由“周先生”化名為“劉鼎”,隻身一人前往西安。到西安去與張學良面談,盡自己能力去做工作,再把情況向黨中央匯報。此後,劉鼎便成為他一生使用的名字。

  1936年3月,劉鼎與計劃去陜北采訪的馬海德、斯諾兩位國際友人從上海來到西安,並為會見張學良做瞭充分準備。張學良用小車將劉鼎接到瞭金傢巷的張公館秘密會見。張學良問瞭一系列問題,劉鼎深感不能貿然答復,表示希望允許他考慮一下,明天詳答。次日兩人再次會談時,劉鼎坦誠地談瞭中共在這些問題上的立場,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打開瞭張學良的心結和隱痛。劉鼎進一步指出:“如今國難當頭,中華民族處於存亡危急之際,將軍當有深切的體會。為今之計,‘打回老傢去’是東北父老、全國人民對張將軍和東北軍最大而又最適應人心的願望。”

  在洛川期間,張學良與劉鼎共桌同餐,傾談不已,交談內容不僅涉及國傢前途、抗日策略、軍隊建設,還有歐美、蘇聯的情況以及西安的腐敗和東北軍的內幕,甚至還有自身的婚姻、傢庭、隱憂等等。劉鼎詳細介紹瞭中央蘇區的土地革命、政權組織及社會、經濟、法律等方面的情況。洛川會談,加深瞭張學良對中共和紅軍的瞭解,思想逐漸發生轉變,為後來與周恩來的膚施會談、接受中共團結抗日的主張奠定瞭基礎。

  出任中共駐東北軍代表

  1936年4月,張學良親自駕機偕劉鼎和時任國民革命軍第67軍軍長王以哲將軍由洛川飛抵膚施。當晚,周恩來入城,即在天主教堂內與之進行瞭長時間的秘密會談。會談前,張學良對周恩來說:“我從上海請來一位共產黨代表,名叫劉鼎,是否可以一起談?”待劉鼎進入會場後,周恩來和李克農才驚奇地發現,劉鼎竟是久違多時的闞尊民。劉鼎見到周恩來與李克農,興奮之情溢於言表。雙方就停止內戰、一致抗日、聯蔣抗日等問題達成瞭協議。這次會談對張學良“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具有決定性意義。劉鼎為取得的成果感到欣喜。

  膚施會談後,劉鼎隨周恩來到瓦窯堡,並在路途上向周恩來匯報瞭他與張學良長談的情況。周恩來在給中央的報告中特別提到劉鼎與張學良談得很投機。鑒於此前卓有成效的工作,中共中央決定派劉鼎任中共駐東北軍代表,繼續做張學良和東北軍的工作。4月22日,劉鼎啟程赴西安前,周恩來向他交代工作事項:“你去當代表,對我黨我軍非常重要,這樣做統戰工作還是第一次。”

  劉鼎回到西安後,被張學良委任為隨從軍官,住在張公館內東樓上,被稱為“劉秘書”。劉鼎還幫助張學良訓練軍隊,培養幹部,創辦學兵隊,為東北軍培養瞭一批政治工作骨幹。在劉鼎的建議下,張學良大膽支持抗日群眾團體——東北軍救亡總會和西北救亡總會,使其得到迅速發展,出版瞭《文化周刊》,大力宣傳團結抗日的主張。

  6月底,鑒於兩廣事變給南京政府造成的危機,張學良對共產黨的認識進一步加深。他在赴南京參加國民黨五屆二中全會前把劉鼎請到王曲鎮軍官訓練團,表示自己的隊伍人員混雜,捏不到一起,而此前與周恩來談過,彼此瞭解,希望大傢合在一起,撒開手幹。劉鼎深感此事重大,於7月1日電告黨中央,希望在安塞見面。2日,他接到毛澤東和周恩來復電,要他即日動身到安塞,有要事開會討論,千萬勿誤。劉鼎報告張學良後及時奔赴安塞。7月5日,劉鼎飛至延安,步行80裡到達安塞時,毛澤東、張聞天、周恩來、李克農等已在那裡等候。劉鼎匯報瞭張學良想拉一部分隊伍出來與紅軍一起幹的想法,東北軍的內部、軍官訓練團以及張學良和晉、魯、川、桂、粵以及平、津等地方實力派聯系的情況等等。會議開瞭整整一夜,中央肯定瞭劉鼎的匯報,要他改變秘密工作方法,大膽放手地工作,以適應“加快發動”的要求。

  劉鼎在幫助張學良的同時,還負責中共在西安的通訊聯絡和交通工作。他在西安七賢莊一號建立瞭中共的秘密交通站(後為八路軍西安辦事處),這個秘密交通站的公開名義是張學良牙醫的診所。劉鼎通過史沫特萊從上海請來德國牙科醫學博士赫伯特·溫奇做掩護工作,並以診所的名義,接收國際友人從上海購買的大批藥品和醫療器械。他專門購置瞭一輛轎車,接收東北軍援助紅軍一些軍用物資,通過這條秘密交通線運往陜北蘇區。劉鼎以張學良身邊工作人員的合法身份與特殊地位,關照中共領導幹部及國際友人往返於西安至陜北,葉劍英、潘漢年、鄧發等都曾由這條交通線出入陜北蘇區。埃德加·斯諾和馬海德兩位國際友人第二次到達西安,就由劉鼎幫助進入蘇區。1936年10月,斯諾從陜北蘇區訪問歸來,在西安見到劉鼎,劉鼎一再叮囑他:“你可以寫其他的人,但一定不要寫我”,體現瞭嚴肅、縝密的工作作風。

  中共代表團的“大管傢”

  1936年12月12日清晨,張學良、楊虎城舉行兵諫,西安事變爆發。劉鼎向黨中央發出西安事變後的第一份電報,並將張學良邀中央派代表來西安共商大計之約電報中央。劉鼎向周恩來詳細匯報瞭事變發生後張學良與楊虎城對蔣介石的態度,南京方面來西安探查斡旋的情況,以及張學良、楊虎城盼望中共來人協助處理事變的焦急心情。中共中央第一時間收到劉鼎的報告,這對於中央掌握西安事變與國民黨內部的情況以及隨後派中共代表團赴西安並和平解決事變有著重大意義。此時,劉鼎還想到國際友人史沫特萊正在西安城內,就冒險來到她的住處西京賓館,簡單扼要地講瞭事情的經過,並一再告訴她全城已戒嚴,千萬不要離開住處,更不要上街。史沫特萊得知消息後,立即將這一震驚世界的西安事變的消息發給西方通訊社,成為第一位報道西安事變的西方記者。

  談判期間,劉鼎承擔瞭繁重的工作任務,直接負責東北軍和中共中央的電訊聯系工作,從溝通戰略到購買書籍藥品,事無巨細,還與各方人士溝通聯絡,李克農誇獎他“成瞭代表團的大管傢”。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張學良陪同蔣介石回到南京遭到羈押,隨後東北軍內部以應德田、孫銘九、苗劍秋為首的少壯派軍人竟然於1937年2月2日晨派人槍殺瞭第67軍軍長王以哲,親痛仇快,東北軍瀕臨分裂,此為“二二事件”。一些別有用心者還制造出這一事件與紅軍有關的謠言。劉鼎陪同周恩來冒著風險趕到王以哲宅親自吊唁,幫助設靈堂料理後事,祭奠死者、安慰生者,這就使謠言不攻自破,也穩定瞭東北軍當時混亂的局面。為避免事態擴大,周恩來決定把孫銘九幾人盡快送出西安,由劉鼎負責將他們送到三原。隨後,劉鼎回到陜北蘇區。

  同年,為培養能夠掌握和維護飛機、坦克、裝甲車和汽車等裝備的技術人員,中共中央成立瞭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摩托學校,劉鼎被任命為校長。此外,劉鼎還被朱德、彭德懷任命承擔瞭新的軍工生產任務。他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解決瞭步槍生產的標準化與制式化問題,實現瞭大批量生產,還研制瞭能與日軍抗衡的擲彈筒與炮彈,實現瞭子彈從復裝到自造的突破,增加瞭子彈的產量,提高瞭軍隊的戰鬥力。他還參加瞭黃崖洞保衛戰,粉碎瞭日軍的“掃蕩”。

  劉鼎在上海從事隱蔽戰線工作,到東北軍做統戰工作,都出色完成瞭黨交付的工作任務。劉鼎在西安事變前後,歷時一年,經歷瞭西安事變的整個過程。毛澤東多次說過:“西安事變,劉鼎同志是有功的。”

2021最多人玩的 – 娛樂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